《父親啊!父親》開啟臨汾戲曲電影新紀元

2019-11-06 09:40:56 來源:臨汾新聞網

眉戶電影《父親啊!父親》宣傳海報

  臨汾新聞網訊 作為我市戲曲電影的精心之作,《父親啊!父親》將眉戶精品現代戲搬上大銀幕,用電影的手段展現戲曲藝術魅力、傳播戲曲藝術精髓,無疑為這一古老的藝術注入了新鮮血液,賦予了新的形式和內涵。

  臨汾,“戲曲梅花之鄉”,在中國戲曲藝術發展史上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。時至今日,“大梅花”爭奇斗艷,59朵“小梅花”傲視全國地級市。近日,首部眉戶電影《父親啊!父親》的首映更是為戲曲傳承發展做出了積極嘗試,成為一樁業界美事。

  再敘“父愛如山”

  黃河灘頭,身染重疾的小春欲縱身跳入滾滾河水,“十八年原是一場夢,命運對我太不公,不如一死了此生……爸,你不用再勸我了,養育之恩只有來世再報答了!”獲知身世的少女不忍再拖累善良的養父一家。

  “要說死也該我先死呀,我作為一個父親,救不了自己的女兒,我才不該賴在這世上。”踉蹌而至的養父牛耕田懂得女兒內心的苦,他寧愿自己一死換回眼前這個花季的生命。

  情急之下的一巴掌,打在了小春的臉上,卻疼在了牛耕田自己的心里。眼前是無奈的現實,身后是奔騰的河水,父女倆相擁而泣……

  最令人動容的這一情節,54歲的觀眾胡培華是流著淚看完的。“這位父親太偉大了!”沉浸于劇情之中,胡培華幾度哽咽,“這是一部傳遞正能量的影片!現在衣來伸手、飯來張口的年輕一代最需要看看,從中了解父輩們的艱辛不易。”

  富有人情味的影片同樣打動了觀眾吉紅遍。在她看來,整部電影主題鮮明、情節緊湊、故事感人,人物形象豐滿,生活氣息濃郁,畫面配樂精致,不失為一部能夠給觀眾價值引導、精神引領和思想啟迪的優秀作品,“尤其影片中展現的地域性文化,迅速拉近了與觀眾的距離。”

  戲曲電影《父親啊!父親》根據創排于2007年的大型現代眉戶劇《父親》改編。該劇以農民牛耕田的家庭生活為背景,以養女牛小春的命運為主線,講述了一位善良、樸實、勤勞、擔當的父親牛耕田,為撫養孩子、救治養女,面對困難不屈不撓、堅韌不拔、感人至深的故事。經過市眉戶劇藝術研究中心十余年來的精心打磨,該劇劇本日臻成熟、演員配合日趨默契,躋身國家精品文化工程扶持劇目,其中父親牛耕田的形象早已深入人心,有著廣泛的人緣和影響。

  看到自己執導的第七部戲曲電影獲得觀眾認可,總導演尹大為感到心滿意足。“戲曲電影不是舞臺錄像,也不是舞臺藝術片,它是用電影的語言和敘事手法來講述戲曲的故事。”為了拍好這部作品,早在2018年8月21日開機前,身為國家一級導演、曾擔任法國戛納環球國際電影節評委的尹大為就率領攝制團隊,先后三次來我市前期選景,帶頭學習了解了眉戶劇的相關知識、反復觀摩了舞臺演出視頻。21天的拍攝中,他和團隊既堅持了一貫的電影化風格,又在尊重舞臺原創的基礎上,堅持了全方位改革創新,使之最終呈現在了銀幕上。

  尹大為曾動情地說:“父愛如山,社會呼喚牛耕田式的平民英雄,塑造好這樣的藝術形象是電影人的責任和義務。戲曲是國粹,作為一名導演也有責任和義務通過戲曲電影,把眉戶劇這一地方劇種更廣泛地傳播,使人們更深刻地了解臨汾的風土民情和文化底蘊。”

  從舞臺走向大銀幕

  時長兩個小時的戲曲電影《父親啊!父親》,由市眉戶劇團團長、第24屆中國戲劇“梅花獎”獲得者潘國梁領銜主演,山西省“杏花獎”獲得者賈福林、張云霞、張劍、王倩主演。

  “從舞臺走向大銀幕,既不丟戲曲元素,又趨于生活化,全景式、多角度的拍攝對于戲曲演員而言是一種挑戰。”回想過往,尹大為為演員們的專業素養和敬業精神點贊,“我很敬佩眉戶劇團的演員們,他們能夠迅速理解導演意圖,在戲曲與電影融合的尺度上拿捏準確。”

  雨夜,為了讓需要腎臟移植的小春得到及時救治,身心俱疲的牛耕田跌跌撞撞地冒雨前去尋找女兒的生父……這場戲從晚上8時拍到凌晨,兩輛消防車交叉噴水,傾盆“大雨”澆得飾演者潘國梁喘不過氣來。秋涼如水,即使開拍前喝了點白酒,他依舊凍得嘴唇發紫,不得不趁拍攝間歇喝姜湯驅寒。談及這一細節,有媒體報道時說“這場戲潘國梁用掉了20條浴巾、4個浴袍。回到酒店,他沖了一個小時的熱水澡才緩解。”……

  事實上,對于戲曲演員而言,拍攝戲曲電影的考驗遠不止這些。“戲曲舞臺藝術與電影藝術區別不小。前者的情節連貫,演出時一氣呵成,而后者運用蒙太奇手法,每場戲的感情銜接就是問題。”有過影視劇表演經歷的潘國梁感慨,除此之外,電影藝術要求表現生活原態,特別是特寫鏡頭具有放大效應,對演員的表情、眼神乃至內心活動的表現要求更為嚴格,也更考驗表演功力。

  相比舞臺表演,電影對演員的舉手投足、一顰一笑有著更高的要求。為了克服舞臺表演的痕跡,飾演好小春這個角色,青年演員王倩沒少花心思。拍攝前,她一面解決形體問題,使之接近角色要求,一面對每一個動作、每一個表情、每一句唱詞琢磨了再琢磨、練習了再練習。正因如此,大銀幕上王倩那孱弱的外形、細膩的表演、凄美的唱段才愈發令人心生憐憫。有觀眾在觀看“認父”一幕后感嘆,“小春那步伐,那眼神,那表情,只有做足了功課的王倩能夠準確地表現出來。”

  《父親啊!父親》的拍攝經歷,給同樣第一次“觸電”的賈福林和張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賈福林在片中飾演小春的生父高麥山,他說:“電影表演要求演員的眼神、表情乃至呼吸都要到位。都說藝術來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,所以我就專門找與人物年齡相仿的人交朋友,細心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,格外注意他們說話時的語態。”而飾演牛耕田之子小強的張劍則干脆從零開始學起,通過看影視劇來揣摩演員的眼神、表情、形態乃至氣息,最終成功塑造了電影人物。

  起初,“眼睛的戲”讓飾演奶奶的張云霞有些不適應,“由于奶奶這一角色是盲人,所以拍攝時導演時常提醒我,‘老太太,你的眼睛不能有神!’”幸好有多年的人物塑造經驗和導演的循循善誘,隨著拍攝的進行,張云霞漸漸地適應了這種“與鏡頭交流的藝術”。

  在觀看影片后,運城市劇協原副主席、戲劇評論家王思恭給予了高度評價。“戲劇和電影是兩種不同的藝術形式,存在銜接問題,如何發揮電影藝術的優勢,同時又不丟舞臺藝術的特點,是給電影導演和演員出的一道題。”在他看來,《父親啊!父親》用電影的手法講述戲曲故事,結合得比較完美。“在實景拍攝中,特別是在特寫鏡頭前,這些演員都很投入,他們生活化的表演很自然、貼切、到位,可以說分寸適當、收放自如。”雖然曾參與過《父親》劇本的修改,對其中的情節了然于胸,但王思恭坦言自己還是掉著眼淚看完整部影片的,“演員們對人物情緒的精準把握,以及他們投入感情的真摯、相互交流的恰如其分,都使人物形象更加真實、立體,在展現父愛偉大的同時具有了催人淚下、震撼人心的力量。”

  對此,山西大學影視學院研究生導師張明芳在《山西類型電影的突破——以戲曲電影<父親啊!父親>為例》中分析認為,戲曲電影《父親啊!父親》中戲曲的主導性,專業的演唱形式和舞臺演員實現了戲曲藝術和電影藝術的有機融合,由此戲曲電影的類型特征才更加明確。

  振興戲曲藝術的生動實踐

  回溯中國電影百余年發展史,不難發現與戲曲有著深厚的淵源。我國第一部無聲電影是1905年由北京豐泰照相館攝制、京劇表演藝術大師譚鑫培主演的戲劇紀錄片《定軍山》;第一部彩色電影則是1948年拍攝于上海,由京劇表演藝術大師梅蘭芳主演的戲曲片《生死恨》;資料顯示,新中國成立后的第一部彩色戲曲片是著名的《梁山伯與祝英臺》……簡言之,中國電影起始于“戲曲電影”。

  身在“戲曲梅花之鄉”,眉戶劇《父親》是潘國梁得以成為第24屆梅花獎榜首獲得者的主打戲,而能夠拍一部眉戶電影是他的夙愿。潘國梁說:“戲曲是國粹,地方戲是地方人的DNA。作為劇團的團長,同時作為一名眉戶劇老演員、國家級非遺(晉南眉戶)傳承人,我想用電影的藝術手法塑造人物形象,并通過這一大眾化的藝術形式,吸引更多年輕觀眾喜愛戲曲,從而把眉戶這種地方劇種傳播得更廣。”

  臨汾,戲曲藝術源遠流長,早在元代就與元大都(今北京)齊名,是戲曲創作和演出中心,古往今來群星璀璨,被譽為“中國古代戲曲搖籃”。新中國成立以來,以蒲劇、眉戶劇為代表的傳統劇種扎根于這方沃土,成為見證臨汾70年輝煌成就的文化品牌。近年來,市委、市政府高度重視文化建設,大力推進文化名家暨“四個一批”人才工程,支持并鼓勵廣大戲曲工作者牢記時代和人民賦予的神圣使命,堅持“二為”方向和“雙百”方針,繼承傳統、銳意創新,潛心創作、精益求精,創排出了一大批群眾喜聞樂見的好作品,培養了一批廣受好評的好演員。正是在這樣的形勢催動下,潘國梁的愿望得以實現。

  作為我市戲曲電影的精心之作,《父親啊!父親》將眉戶精品現代戲搬上大銀幕,用電影的手段展現戲曲藝術魅力、傳播戲曲藝術精髓,無疑為這一古老的藝術注入了新鮮血液,賦予了新的形式和內涵。“讓年輕人對戲曲的陌生,通過電影的手段表現更加熱愛電影、熱愛中國戲曲。”無論是潘國梁,還是尹大為,都堅信通過電影媒介更好地推廣,戲曲未來的路會越走越寬廣。

  誠如輿論所言,眉戶電影《父親啊!父親》開啟了我市戲曲電影的新紀元,既是促進全市文化事業繁榮發展、加快建設文化強市的重要舉措,也是我市振興戲曲傳承發展的有力實踐,更是努力推動我市由戲曲大市邁向戲曲強市、建設文化強市的有益嘗試。

  記者 孫宗林


     

責任編輯:暢任杰

版權聲明:凡臨汾日報、臨汾日報晚報版、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。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。
36选7怎么看中奖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