永和縣老中醫王學詩:一生只為一件事

2019-11-03 09:07:58 來源:臨汾新聞網

  臨汾新聞網訊 他扎根貧困山區50年,攻堅克難、自我革新,守護一方百姓健康;從夯基壘臺、立柱架梁,到落地生根、持久發展,他讓永和縣中醫事業如星星之火,形成燎原之勢;50年來,他先后70多次獲獎,成為永和人民心中的“百姓醫生”。

  他就是我國中醫界第一位“白求恩獎章”獲得者,全省首批名老中醫、永和縣中醫院原院長王學詩。

  10月25日,全國中醫藥大會在北京召開,會議對全國80位中醫藥杰出貢獻獎獲得者進行了表彰,王學詩位列其中。

  立學為民、學以報國,把自己的工作和國家的需要結合起來

  王學詩是革命烈士子女,他說,是黨和人民把自己這個農村娃培養成一名醫生。飲水思源,蒙恩報德。他不忘黨恩,繼承和發揚父輩的光榮革命傳統,做黨和人民這座橋梁下的一塊小基石,把全心全意服務患者作為畢生追求。

  1967年學校畢業,本來有機會去條件較好的醫院工作,但王學詩毅然向組織要求到條件最艱苦的永和縣支援貧困山區建設。

  那一年9月,白日漸短,氣候漸冷。清晨6點,卡車從臨汾出發,車子繞了一彎又一彎,翻過一崗又一崗,午后竟下起了雨。雨后的土路泥濘難行,車子在羅鎮堡下坡時前輪打滑,不斷空轉,司機急打方向盤,只見車子猛地向溝下沖去。頓時,整個車上驚叫聲一片,王學詩腦海中立即冒出兩個字“完了”,就連忙閉上眼。片刻之后,不見動靜,驚出一身冷汗的王學詩慢慢睜眼,才發現汽車的前輪已有半個伸出溝沿。驚魂未定的司機不敢冒險前行,這一夜,王學詩第一次露宿山頭,嘗到了饑寒交迫的滋味。然而,這僅僅是漫漫苦旅的開始。

  在當時“把醫療衛生工作的重點放到農村去”精神的鼓舞下,永和縣人民醫院每年組織三次巡回醫療,王學詩每次都積極報名參加。初次下鄉,院長給王學詩發了一根木棍,他很是嫌棄。“這棍子能干啥?”之后才發現,這棍子“用處大”——爬山可以拄,進村防狗咬,荒山防野獸。

  那時的永和發展落后,324個自然村散落在1200平方公里的山垣溝壑之中。鄉村道路崎嶇,不通汽車,下鄉全靠兩條腿。每天翻山越嶺、下溝爬坡,少則幾十里,多則上百里。

  當時的永和人,每天只吃兩頓飯。“自己舀的全是湯,又不好意思問。”幾天下來,王學詩生生被餓“蔫”了。

  偏遠、貧瘠、封閉是貧困大山的現實,然而越是面臨挑戰,王學詩越把理想信念體現為行動,幾十萬公里的塵與土,筑起了他的最美行醫路。

  每一副赤子心腸,背后都有一份舍我其誰的家國擔當

  1968年初冬,一場持續的大雪封了山,卻更堅定了王學詩扎根山區的攻堅之路。

  初冬的雪花伴著北風打在臉上,又冷又疼。晚九時許,一位村民神色匆忙,焦急萬分地找到值班醫生王學詩,氣喘吁吁地說著孩子因高燒不退引起抽風的病情。王學詩當即就隨著叫診人深一腳淺一腳地向城外20里的北莊村趕去。兩個多小時的路程,已讓走不慣山路的王學詩倍感吃力,然而,看到患兒的那一刻,他顧不上休息片刻,打針、推拿……直到孩子體溫下降,他才癱坐下來喝了一杯水。此時,已是深夜。

  “王醫生,救救我媳婦,她才二十七歲!”第二天一大早,一位小伙子找到王學詩,用一雙顫巍巍的手緊緊地拉著他向自己家跑去。去時患者早已不省人事,身上趴著一個兩三歲的小孩,聲嘶力竭地哭喊著叫媽媽,鼻涕和眼淚抹了一臉。

  雖盡力急救,病人還是因風濕性心臟病引起的急性心力衰竭而死。“人在我眼皮底下就沒了,那種無能為力至今都很心酸。”幼兒的哭喊聲,丈夫的求救聲,像刀一樣狠狠扎進了王學詩的心中,當時他就暗下決心,以后一定要努力提高醫術,盡全力挽救每一條生命。

  為了這個理想,王學詩義無反顧,把初心和使命扛在肩上,踏過溝壑萬千、走遍山莊窩鋪。用自己的智慧和堅毅,書寫著一個又一個傳奇。

  一生中總有一些機緣,有一種日積月累,在塑造著英雄的模樣

  為提高醫術,王學詩刻苦研讀中醫藥書籍,并廣泛收集民間的單方、驗方,潛心研究藥材藥性。永和的大山里生長著200多種中草藥,三月茵陳可預防流行病;霜后的桑葉可防治高血壓……為發揮中醫“治未病”優勢,王學詩編印了三本《單方驗方防治疾病》,在農村基層宣傳普及中醫藥防病治病、養生保健知識,并指導群眾自采自用野生中草藥。  “對于貧困地區的患者而言,每一次生病都可能因病致貧。”王學詩為百姓算經濟賬,讓患者的每一筆錢都花在刀刃上。

  1998年的秋天,一位70多歲的老人慢性闌尾炎發作,懷里揣著賣雞蛋的20元錢。“厚厚的一疊錢,每一張都帶著溫度。”王學詩只給他開了處方:鬼針草、蒲公英、紅棗、紅糖。病人治愈后,逢人便說:“王醫生治病花錢少,開的藥野地里全都有。”

  王學詩發揮中醫藥優勢,用普通易采集的中草藥治療疑難疾病,為造福廣大患者作出了積極貢獻。2008年獲“白求恩獎章”后,更是引來不少省內外患者慕名尋醫問藥。

  2009年,王學詩只用四樣中藥研面外敷,治好了太原晉源區一位小兒先天性斜頸患者;2010年,用敗醬草加一片生姜,治好了河南省開封市李先生多年返流性食管炎;2018年,用18服中藥,幫河南安陽市淅川縣69歲的楊某治好了頑固性耳鳴這個長達10年的頑疾……

  王學詩用愛心呵護健康,用行動贏得百姓尊敬,被患者親切地稱為“百姓醫生”。

  逝去的是年華,不變的是本色

  用心做人,良知行醫。王學詩說:“群眾有需求,就應盡力滿足,患者的病痛,就要全力解除,這是我的心愿也是我的使命。”

  “缺藥材,大家一起上山采;缺設備,大家動手一起做。”1983年4月,王學詩帶領28名職工自力更生,沒花政府一分錢,自力更生、艱苦奮斗建起了永和縣中醫院。

  上世紀80年代中期,正值全國衛生改革方興未艾之時,很多醫院開始追求經濟效益。“不搞經濟‘掛帥’,不推行科室承包。”王學詩立足縣情院況,制定出200余條醫院工作制度,醫院長期秉承節假日不休、病人不掛號、隨意擇醫;對困難患者實行住院費用減、免、緩等多項便民、惠民措施;醫生按門診量計報酬,患者能吃藥的不打針,能打針的不輸液,能門診的不住院。這些措施有效緩解了當地百姓看病難、看病貴的問題,趟出了一條貧困山區辦院的“好路子”。

  為了解決特困群眾就醫難的問題,王學詩推出了“賒賬看病”的大膽舉措。當年,農民任扣秋秋后背著玉米還春天看病欠款一事,被當地百姓廣為傳贊。一時間,周邊石樓、交口、隰縣、大寧乃至陜西省的不少患者都慕名而來。僅2005年,永和縣中醫院門診量就達到6.8萬人次。從1997年至2018年連續20年,該院業務量位列全縣前茅。

  一次,一位患者家屬興致勃勃地把一面鏡子送到王學詩的診室,上書“手到病除 扁鵲再世”。王學詩生氣地把字擦掉說:“拿去退了,花這個冤枉錢干啥?看病是我的職責,你不需要這樣。”此后,王學詩錦旗牌匾送不上、吃請叫不到、金錢面前不動心的“醫呆子”形象被定格了。

  2015年,省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授予王學詩“首批山西省名老中醫”稱號。2016年,王學詩名老中醫工作室在永和縣中醫院落地。“中醫藥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瑰寶,一定要繼承發展和弘揚中國傳統醫學。”面對中醫藥人才缺少、后繼乏人的窘境,王學詩又開始為中醫學術的傳承積極探索合理的培養方式。他組織全院醫護人員集體學習,并分期對各鄉鎮醫務人員和村醫開展中醫藥實用技術培訓,壯大了全縣的中醫隊伍,繁榮了中醫學術,在建設健康永和的征程中譜寫了新的篇章。

  王學詩把大半生都奉獻給永和醫療衛生事業,卻時常說是永和人民的勤勞、善良、純樸教育了他、成就了他。50年間,王學詩始終把解除百姓病痛作為人生追求,以頑強的毅力和樂觀的精神把平凡演繹成精彩。去年6月份,王學詩肺腺癌手術出院,但他仍沒忘記“為人民服務”的初衷,每天堅持義診,他說:“只要我還能動,義診就不會停”。

  記者 閆晏宏


     

責任編輯:暢任杰

版權聲明:凡臨汾日報、臨汾日報晚報版、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。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。
36选7怎么看中奖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