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散文】那年 媽媽騎車送我去上學

2019-12-01 11:11:06 來源:臨汾新聞網

那年 媽媽騎車送我去上學

□ 王輝耀

  盡管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年,但媽媽騎車送我上學的情景至今仍歷歷在目。

  那是1985年10月4日,秋收后的農家小院,滿眼都是金黃色的成堆玉米穗,還未摘掉黃豆的藤蔓高高聳立成堆,太陽早早地光臨農戶人家。屋內人忙碌著、嬉笑著,準備早飯,送我去太原上學。

  當時村里沒有公共汽車,需要到10里外的襄陵鎮汽車站趕班車,再到臨汾換乘火車。媽媽是主外又主內的一家之主,這天,借了一輛飛鴿牌自行車,準備送我到襄陵汽車站。

  我們這個村是鄉政府所在地,路過村南邊供銷社時,媽媽從擺攤的商戶那里,給我買了脫了皮的五香瓜子、青澀的小蘋果,還有幾塊糖,鄭重其事地塞進我的行李包里。同行去太原上學的還有我的鄰居胡老師,他是去上省教育學院在職班,由妻子來送。

  騎行的路上,媽媽一個勁地和我說個不停。“太原是個大城市,車多人多,要注意安全,過十字路口,一定要看清紅綠信號燈。”說實話,我還真沒有遇到過紅綠燈十字路口。這些交通知識,我還是第一次聽到。“去了太原后,找一下你二舅,我已經給他說了,要給你買件新褂子,不要不好意思,你身上的這件黃褂子也不夠換洗。”我盡管心里有些不耐煩,但嘴上還是答應著:“媽,我知道了。”就這樣,我們母子二人,一個叮囑,一個應答,不知不覺就到了襄陵鎮南街公共汽車站。襄陵開往臨汾的班車每天兩趟。當我們一行到達時,正巧,司機就要發動車離站,售票員一個勁地高喊:“還有沒有上車的旅客,快點上車啦!”我和胡老師三下五除二,急忙帶上行李擠上公共汽車。忽然,又聽見我媽大聲叫喊“二小,等一下。”我一回頭,看見媽媽朝我奔來,從口袋里掏出一塊嶄新的手帕:“這是媽從供銷社給你買的,你裝上吧,城里人生活講究,不要讓同學笑話你。”叮嚀完畢,媽媽與胡老師的妻子準備騎車回家。我上了公共汽車,打開玻璃窗,伸出手臂,與久久站立原處不動的媽媽,揮手告別。汽車越走越遠,媽媽的身影也模糊不見了。

  第二年,母親因為騎車不小心墜入河中去世。多少年過去了,物是人非。昔日農家小院,人去房塌,滿院蒿草。站在空蕩無人的院落里,止不住的淚水奪眶而出。有媽在,家便在;媽走了,我也就是過客了。

  如今,我已是媽媽去世時年齡的人了,也有了女兒、外孫。外孫前幾日,學會了《媽媽的吻》這首歌,不由得使我想起了小山村的媽媽。


     

責任編輯:暢任杰

版權聲明:凡臨汾日報、臨汾日報晚報版、臨汾新聞網刊載及發布的各類稿件,未經書面授權,任何媒體、網站或自媒不得轉載發布。若有違者將依法追究侵權責任。
36选7怎么看中奖了